法律咨询网 www.81783596.com 关注社会热点,探寻事件真相,弘扬人间正气。
图片新闻
热点资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物风采 >
迟夙生 没永远的代表 有永远的律师
发布时间:2013-03-17 21:49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uploads/allimg/130317/21504M311-0.jpg

迟夙生

  “我已经不是全国人大代表了。”

  两会前一天,迟夙生接了一个陌生电话。一位访民,想让她把自己的情况带到会上去。迟话音未落,电话那头嚎啕大哭。

  此前的十多年里,迟夙生的电话号码一直是公开的。平时是老百姓的法律咨询热线,到两会前夕就成了“信访站”——老百姓每年都会把几摞反映情况的材料,堆到她的办公室。

  对于人大代表,迟夙生并不太在乎这个身份,换届反而让她轻松了许多。3月8日凌晨,她刚刚在天津办完一个案子,带着自己离不开的那只粉红铅笔袋回到齐齐哈尔——那里面永远装着两种药:一种降压,一种治疗心脏病。

  3月初的北京已有几分暖意,齐齐哈尔却下了一场大雪。虽已不是人大代表,迟夙生接到的采访请求却有增无减。一家网站专门请她做了“微观两会”的访谈,题目是《今年我不再是全国人大代表》。

  李庄开玩笑评价她是“前非著名代表,现著名非代表,虽不再出席两会,但为社会为民众呐喊的激情不减”。她用东北式幽默回应“前非著名律师,现著名非律师”。

“死磕”

  15年的全国人大代表、34年的执业律师——在人生的55岁这年,迟夙生用“行动”把这两个身份做得轰轰烈烈。

  时间回到2011年的8月4日,全国人大法工委办公室里,迟夙生把一份厚厚的材料交给立法委员会主任黄太云。

  那正是“北海律师事件”调查报告,其中包括她自己的调查、北海律师的情况反映以及一张记录律师被打的视频光盘。

  这份材料显示:广西北海“杀人抛尸”正被操控成一场“北海律师伪证案”,多名嫌疑人、证人、律师身陷囹圄;前往支援的律师团成员无法会见当事人,遭不明身份人员围殴……——这是中国重建律师制度以来,律师们受到的最严重的侮辱。

  这一切原本与迟夙生无关。

  老同学浦志强律师觉得,此前迟夙生一帆风顺,在黑龙江办案“所向披靡”。直到微博出现,她才知道律师生存的困境。

  迟夙生开始为这个职业忧虑,是在李庄案“第一季”。那时候她曾彻夜不眠地刷微博:“原来我们知道律师难,却没想到难道这种程度;原来知道司法可以被玩弄,没想到被玩弄到这种程度。”

  这一次,“北海”更像是律师界的背水一战,一旦战败,律师刑事辩护全线崩溃。迟夙生思考了很长时间。她给几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律师打了电话,没有人愿意跟她一起去。

  她在“体制内”待过,知道此行可能付出的代价。但她最终决定:自己去北海。

  十多天前,作为被打律师之一,李金星还不相信:人大代表真的会来北海。直到他第一眼见到迟夙生,喊了句:“大姐”。

  迟夙生看到这位年轻律师眼睛已经有些湿润。“大姐请客!”迟夙生说,“前线战士辛苦,大姐来慰问你们!”

  那晚的饭桌上,多少天来从未哭过的律师们纷纷落泪。在这场为维护律师权益的轰轰烈烈的“战斗”中,迟夙生第一次动用人大代表身份为律师们维权——此前,“律师”与“人大代表”这两重身份迟夙生总刻意分开。

  带着调查材料来到北京,迟夙生赢得律师们普遍的尊重。此后她更一发不可收拾,继续参与律师维权案件。贵阳“黎庆洪涉黑案”时,她直接作为代理律师介入。

  当时,因为抗议审判程序违法,3位律师先后被逐出法庭。迟夙生在法庭上慷慨陈词:“不惜鲜血与生命,维护法律尊严和公正审判!”话音落下,有律师看到,现场一位警察也跟着他们鼓掌。

  “把迟夙生驱出法庭!”法警呼啦围了上来,迟夙生想要抗议,却发现麦克风没声音,她突然眼前一黑,当场昏厥。有律师跃上前台,担心她脑血栓或者脑梗死。

  老伴李国全后来才看到妻子晕倒的照片,仍被吓得够呛。但迟夙生却很乐意将这种轰轰烈烈继续下去。她的同学浦志强律师形容她是“压不倒的”。

  2011年年底,她成为李庄案第三季的代理律师时,薄熙来在重庆正如日中天。迟夙生也曾犹豫,她给做媒体的儿子打了电话:“现在有一个案件,接了之后可能永远不能做律师了。”

  在当时的情况下,谁也没料到事情正在发生转变。第二年“两会”开幕时,迟夙生还看到薄熙来坐在大会堂里。直到3月8日的全体会议现场,薄熙来因“身体不适”没有出席,她特意请旁边的代表帮忙一起寻找,“我还跟他打官司呢!”

  网络上有人曾问迟夙生,如何才能改变“权大于法”的状况,她的回答是:一个一个案件的“死磕”。

“草根”

  “经过李庄、渡过北海、踏过小河”,若非参与这些,迟夙生本可以偏安一隅,把齐齐哈尔的律师事务所开得风生水起。

  迟夙生不在的时候,老伴李国全会算着,“30天”她就会回来一次——因为那两支胰岛素用完了。在以后的日子里,妻子回家的频率或许会快一些,她的病情加重了,如今一支胰岛素只能用9天。李国全是齐齐哈尔大学生工系的副教授,也是迟夙生忠实的后勤,对于自己的妻子“以前是推着,现在要往后拽”。

  此前的十几年里,迟夙生拥有民间与体制所给予的双重光环——老百姓信赖她,市领导也会尊称她“迟大姐”。

  1979年,中国开始重建司法制度,拥有128万人口的齐齐哈尔有了6位法院下属的“官办律师”——23岁的迟夙生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那时候,迟夙生已经是当地有名的律师。1984年,“严打”后的一年,黑龙江掀起一阵反贪风暴,齐齐哈尔出了改革开放之后的第一宗贪污案,按照“定调”犯案官员必死。当时还吃“国家饭”的迟夙生却坚持认为,此人罪不至死。法院领导劝她按领导意思办,那一次她同样选择“死磕”,她踹了院长桌子,摔门而去,后来又在法庭上把定好的案子“搅了”——死刑变成了死缓。

  十年后,迟夙生成了齐齐哈尔第一个砸破自己“铁饭碗”的执业律师。1994年,夙生律师事务所成立,她提出,律所要帮老百姓打官司,为其提供免费的法律咨询。

  这样的“草根”律师,迟夙生当了19年。在接受采访的几天里,她的手机几乎没消停过——都是陌生电话的法律咨询。因为新颁布的“国五条”,咨询房产的电话最多。

  只要在齐齐哈尔,迟夙生就会像老中医一样在办公室里“坐诊”。人们一个一个在她面前坐下:有冤情的、想躲债的、要离婚的……从刑事案件到“家长里短”。甚至来齐齐哈尔“异地执行”的警察遇到问题也曾来找她咨询。

  在以往的十多年里,她接到过躲在苞米地里的杀人犯打来的电话,也接待过闯上门来的逃犯找她自首。对方条件是必须免费提供辩护,为了让犯人自首她答应下来,这样或许能让他们留下一条性命——这是“积德的事情”。

  每个周日早上的8点半,迟夙生去齐齐哈尔广播台录直播节目的时间。十多年来,主持人换了一个又一个,迟夙生仍是雷打不动的嘉宾。乡村广播的主持人曾问迟夙生,“为什么您这么大的律师,愿意来我们这么小的电台?”

  直到成为全国知名的律师,迟夙生也一直没想过把律所开到北京。她给自己定位为“为家乡服务”,“如果中国所有律师的定位都是为家乡服务,中国的法制建设肯定是另外一番景象。”

“忠诚”

  直到换届以后,迟夙生还会经常接到来自现任人大代表的短信,让她帮忙提些提案。在15年里,迟夙生的许多议案都来源于办案过程中的亲身经历,以及持续了19年的免费法律咨询。

  当人大代表的最后一年,她还在为尘肺病人呼吁;还在为辽宁大鹿岛的渔民保住渔业合作社,并以人大代表身份帮助促成该村账务公开。

  这一年,她还做了一件最让自己欣慰的事:在宪法不能司法化的现状下,她努力领衔提出的修改刑事诉讼法的提案被采纳,最终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被写进了刑事诉讼法中。

  最终刑诉法修正案的投票结果是:赞成2639票、反对160票、弃权57票、没按表决器16人。投反对票的代表委员中,迟夙生是最敢于讲出不满的人,她曾说“只要你无所畏惧,也就不存在任何阻力”。

  全国人大十届五次会议上,作为普通代表,迟夙生第二次列席人大常委会就“呱呱地批评了一顿”。那本是那届人大代表的最后一年,她本以为下一次不会再连任,没想到她做到了十一届。

  她公开表示要对最高法的报告投反对票,并游说其他代表一起否决。有领导给她打招呼,说你可以反对,但别号召别人。

  实际上,在全国人大代表中,70%的代表将不再连任。但人们仍对迟夙生未能再次连任人大代表而产生了很多想象。

  迟夙生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张她与申纪兰的合影。老伴李国全最喜欢这张照片——他查了资料,发现申纪兰是“男女同工同酬”最早的建言者,而这一建议在1954年被写入《宪法》。

  李国全觉得,自己的老伴和申纪兰属于“两个时代”——一个属于法制民主逐步深入人心的年代,一个属于人们思想尚未完全开放的年代。

  迟夙生对自己这些年的仗义执言“无怨无悔”,她说:“没有永远的代表,但有永远的律师”——在微博时代,身份的变化并不能改变自己表达建议。

  同样的话,连续10年建议“公车改革”的叶青也说过。换届前,当被问及若未能连任,如何继续推动公车改革,这位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说:“我代表的身份没有了,还有官员的身份;官员的身份没有了,还有学者的身份。我一定会坚持到底。”

  “迟大姐对于法律有着一种忠诚。”浦志强说,他希望更多的律师代表为民主与法制建设出力,并特意要求加上一句:“迟夙生的做法让其他人大代表律师很难受。”

  临别前,我建议迟夙生把她当人大代表的经历写书——就叫《忠诚》。她用东北式幽默回答:那应该叫作《死磕》。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职业打假人王海:打假18年资产过千万 行事低调 打印本页
下一篇:没有了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 网站公告 | 关于我们| 网站招聘| 调查案例| 网站承诺| 法律声明| 投稿爆料| 网站团队| 联系我们
法律咨询网 www.81783596.com
电话:18911276110邮箱:315600298@qq.com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2701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