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网 www.81783596.com 关注社会热点,探寻事件真相,弘扬正气。
图片新闻
热点资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反腐倡廉 >
秦皇岛北戴河新区村民举报:陆氏兄弟无法无天 谁是黑保护伞
发布时间:2020-12-13 16:23  来源:世界监督论坛
       秦皇岛北戴河新区村民举报:陆氏兄弟无法无天  谁是黑保护伞
             ——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新区有关部门为黑恶势力保驾护航
尊敬的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领导:
     您们好!
     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新区的陆洪恩、陆洪新(陆氏兄弟)危害一方、无法无天,其违法犯罪事实罄竹难书,受害人多次检举控告申诉。
但是,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新区有关部门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拒不依法查处。陆氏兄弟的违法犯罪行为未被依法查处,至今逍遥法外。
    只有彻底摧毁该黑保护伞,才能依法查处害群之马。
    鉴于此,敬请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依法查处,彻底摧毁黑保护伞,将陆氏兄弟绳之以法。以维护宪法法律尊严,还秦皇岛一片净土,维护村民的合法权益。
    现将陆氏兄弟危害一方的主要事实举报如下:   
   
    事发地: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新区。
    被举报人:陆洪恩(三毛)现任北戴河新区薛家营村支部书记,居住地昌黎县城。
    被举报人:陆洪新(四毛)原北戴河新区薛家营村支部书记兼村长,家庭住址:薛家营村。      
     举报材料1
    陆氏团伙 黑恶势力 尽人皆知
    被举报人:陆洪恩(三毛)现任北戴河新区薛家营村支部书记,居住地昌黎县城。
    被举报人:陆洪新(四毛)原北戴河新区薛家营村支部书记兼村长,家庭住址:薛家营村。
    举报“事实”如下:
     一、以黑社会的方式操纵和破坏选举。
陆洪新在任职薛家普村党支部书记兼村长期间,霸占村民口粮地,侵吞集体资金等种种恶行,激起广大村民强烈愤慨,逐级上访举报,新区领导不得已把他在2015年竞选村支部书记和村长资格给免了。陆洪恩为了保护其弟陆洪新,维护家族势力和利益,从幕后走到前台,公然破坏选举。
1、从2015年4月22日选举村民代表开始,他们就处心积虑,拉票应选,未得逞。陆洪恩未当选,举报陆洪新等人的7名村民都当选为村民代表,陆洪恩等气急败坏,用村里的广播点名辱骂举报陆洪新贪赃枉法的村民代表,并声称“薛家营村长(当时他不是党员)我干定了”同时指使陆洪新带领家族亲属和追捧者们到大蒲河管理处大闹,要求取消村民代表选举结果。
2、陆洪恩等人得知6月4日管理处领导组织选举“委员会成员”。他们开始操纵选举,从3日下午到晚上,找二十多个村民代表谈话,并请吃喝拟定好自己的人选,为他竞选村长创造条件。4日,不是村民代表的陆洪新和侄儿陆学仕、陆学礼到会场示威。但是选的结果并不随他们所愿,陆洪恩气急败坏,把谈过话的村民代表叫到海边他的住所,当场指认各自的选票,有一人因此还挨了打。 陆洪新带领家族亲属和追捧者们到北戴河新区管理处大闹,要求重选。
3、北戴河新区管理处领导不仅将选票泄露给他们,还以不正当的理由答应他们重选。重选当日陆洪恩亲自带领侄儿陆学仕、陆学礼凶神恶煞的到会场示威,造成会议不选而散。
4、进入7月份以来,陆洪恩、陆洪新等人更是穷凶极恶,先后从外地招集十几名不法份子组成黑恶团伙,连续二十多天开着三、四辆轿车在村里来回转悠威慑村民,并多次滞留在几名举报陆洪新的村民代表赵伟民等人的家门口,指指点点吓唬老百姓,迫使大多数村民都关门闭户,整个村庄陷入极度恐慌状态。
5、7月12日管理处领导组织村民“选举委员会”成员开会,陆洪恩、陆洪新一起纠集十多名黑恶团伙成员纹身光背在村委会门前示威,迫使新当选的8名村民“选举委员会”成员有5名不敢参加会议。
被村民举报后,公安哨所的民警将不法分子带走(证据1)。
6、7月28日,是薛家营村“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的预选日,陆洪恩又纠集十几名不法份子为他竞选“村长”候选人站脚助威,其目的就是吓唬村民都得选他。当时全村1461名选民,参加选举投票者1376人,选举产生两名“村长”候选人,其中陆洪恩得票484张,村民宋兴成得票807张(证据2)。眼看选举村长失望后几近疯狂,就让自己的媳妇带领追捧者们,从7月28下午一直到8月3日晚上,在管理处无理取闹,要求取消预选结果。
7、8月1日下午,陆洪恩、陆洪新和黑恶团伙成员,把会计候选人张恩忠叫到海边陆洪恩住所,见面就对张进行辱骂,还把一杯水泼在张的脸上,其中一个流氓还打了张两拳,威胁说“如果张在参选就剁了他的手指头,叫他海边买卖不好做”。
临走时陆洪新还对张进行搜身,查看手机,同时还指使爪牙认定了张承包的饭店,迫使张不得已在村委会门前的电线杆上,贴出了退出竞选村会计的声明告知(证据3)。
8、8月3日陆氏兄弟亲自打电话,指使侄儿、家族成员及亲信追捧者们给村民送信,不准参加第二轮选举,特别把海口南岸停船的养殖户全部控制起来。威胁说:“谁敢参选就收拾谁”。从中午到晚上 11点多和4日早晨,挨家挨户敲门,告知不准参加第二轮投票选举。并恐吓说“谁敢参加就把他列入黑名单,就是与陆洪恩为敌”,甚至说“热闹也别看,小心打起来崩一身血”。
9、8月3日晚上7点,由新区民政局、大蒲河管理处组织“选举委员会”成员开会,在开会的同时,村民代表将陆氏兄弟所作所为向领导作了汇报,但领导们对反应的问题不以为然。
10、8月4日是薛家营村“村民委员会”正式换届的选举日,就是这个广大村民行使民主权利的日子,却成为薛家营村民最为可悲可恨的日子,整个村庄笼罩在恐怖威胁的嚣张气焰之中。陆氏兄弟在去往选举会场的各个路口都安上了“卡子”,会场周围和大门口都被陆洪恩、陆洪新安排家族亲属和追捧者们控制着,对参加选举的村民威胁盘问后阻挡回去。陆洪恩、陆洪新媳妇、儿女们用摄像机拍照(证据4),扬言“谁敢投票就把他照下来,日后收拾他”。结果有选民1461人的村庄只投了89张选票,新区组织选举的领导们,只好宣布选举失败,村民正当的民主权益遭到摧残和践踏。然而北戴河新区领导、公安干警等几十个人,在行使正常公务职权的同时,在乡匪村霸、黑恶势力面前,显得苍白无力,没有一个人敢出面干预。
11、陆洪恩、陆洪新等人破坏选举“成功”之后,激起薛家营广大村民的强烈愤慨,一千多人联名签字(证据8)上访举报。然而新区领导和执法部门,不但没有追究其刑事责任,反而却在2016年1月14日,新区大蒲河管理处领导,通过薛家营村里广播,突然宣布任命陆洪恩为薛家营村“村务负责人”。之后由他组建村委班子,并行使村长权力。陆洪恩掌控了薛家营村的权力之后,马上介入到开发工程项目,并派人监管谋取利益。
二、团伙追杀围堵,撞车砍人致村民重伤
陆洪新因怀疑村民宋兴成参与举报,为此恨之入骨,伺机报复。2015年3月14日,陆洪新与儿子陆学谦、侄儿陆学敬在薛家营村一条小街道上,追堵撞车(两车毁坏,一电线杆撞折),合力砍杀村民宋兴成致重伤(证据5)。案发后陆洪恩利用自己多年经营的“保护伞”全力包庇罪犯。他的侄儿陆学礼向村民们讲“没有我三叔发话,公安局不敢抓人”。果然案发第二天,主犯陆洪新就在村里大摇大摆的转来转去一上午,其目的让村民们知道,他们陆氏家族无人能惹得起。然而公安哨所的领导却说抓不到人,过了十多天之后,陆洪新在昌黎县城某饭店吃饭经人举报,公安局才不得以将其抓获,但是第二天以有病为由就放了,后经检察机关对陆洪新做出了存疑不诉的处理,让他儿子陆学谦一人顶罪,并作出了判三缓五的判决。可见陆洪恩的“能力”之大,“保护伞”之多。
三、勾结黑社会,残害举报人家属。
对于陆洪新等人强占村民口粮地,侵吞集体资金种种流氓犯罪行为,激起广大村民的强烈不满,但有人屈服,也有人不服就联名上告,因此陆氏兄弟怀恨在心。
1、2015年6月15日陆洪恩带着侄儿陆学仕,陆学礼,外甥王东来到举报人赵伟民的家里进行威胁恐吓,说“我们向你挑战来了,我们老陆家有人,看我们怎么收拾你,你就等着瞧吧”
2、6月18日赵伟民儿子赵谭就接到恐吓电话“说要弄死他和他儿子”(公安哨所有录音备案)。
3、8月22日下午6点,陆洪恩等人果然采用卑劣手段,动用一辆假牌汽车,一辆蒙着牌汽车从21日一22日下午就在村里转悠来确定日标,赵谭的车一出村就被跟踪。在小蒲河村聚源超市门口,赵谭刚一下车,就被两名凶手拿若铁管、镐棒突然击打,当时镐锦棒是奔着头部打来,受害人奋力用胳膊来挡,被打成粉碎性骨折,同时另一支胳膊也被铁管击中打成骨折(证据6),受害人拼命往超市里跑,凶手没有追上,否则性命难保。案发后就拨打了110报警,警察查看了超市里的摄像头,说图像不清晰无法辩人凶手。然而在距离超市门口约四十米就有一个天网摄像头,受害人家属几次要求查看,但都被新区公安分局掌管摄像的人拒绝。
4、陆洪恩为了显示自己的威风,当着赵伟民的面早就承认了,说“就是我找人打的,你拿不到证据也没办法”。其实据知情人透漏:通过秦皇岛市公安局刑侦技术科,以“电围”的方式锁定了嫌疑人,但没有抓,原因就是怕把陆洪恩等很多的涉案人员都牵扯出来,因此至今也结不了案。然而犯罪分子道遥法外,给受害人造成精神伤害和身体伤害以及无法弥补的经济损失。由于案发后受害人不能开船,当年养扇贝折腿断绳、闷球上架等造成经济损失三十多万元。
四、远近闻名的“毛号”家族,威震一方的乡匪恶霸
  “三毛”涉黑涉恶,嚣张跋扈
1、欺行霸市,因为收购扇贝价格与村民陆洪日、陆洪伟两兄弟发生争执,“三毛”就从昌黎城关调来(打手)暴打两人,并逼迫两人面朝大海下跪两个多小时。
2、明偷暗抢,指使手下人明目张胆偷抢扇贝,然而大部分遭偷抢的养殖户忍气吞声、自认倒霉,也有部分养殖户找“三毛”讨要,不但遭到无理拒绝,甚至多人被打。其中一扇贝看护船金庄村民王宝歧被“三毛”等人打成重度伤残后医治无效死亡。
3、阴险讹诈,村民宋某某因两次遭偷抢而起冲突,不但扇贝没有追回,还被讹诈了十万元钱。
4、2007年4-6份期间“三毛”指使陆洪胜(二毛)、陆学仕、王东等人开着大船,以承包海底(实际与捕鱼无关)的名义,在海上拦截渔船强行要钱。多则1000元,少则500元或300元,并恐吓船主“不交钱就不能出海,违抗者把船撞坏”,迫使很多船主为了生活不得已交钱免灾,其中敢于签名做证的受害者就有35名(证据7)。
5、强取豪夺,虽然2015年换届,“三毛”很明显选不上村长就破坏选举成功。但最终又很霸气的当上了“一村之长”,还成了一名“共产党员”。2018年又以选不上村长为由执意当“书记”,因为村里绝大部分党员是在陆洪新当权时,极力发展的近亲属和追捧者,早已形成帮派且助纣为虐。
    五、“四毛”涉黑涉恶,流氓成性
1、“四毛”在担任薛营村村长和村支部书记其间,拿村民口粮地作交易,私批宅基地和违建养殖场、扇贝场等,从中捞取贿赂款和“借款”多达数百万元。
2、伙同儿子,侄儿三人持刀砍杀村民。
3、“四毛”即是敛钱如命的恶魔,又是出了名的色鬼,而且手段独特:先强奸,后霸占,而后再逼人离婚,玩腻就找下一个目标,只要女人被他粘上就难逃魔掌。仅在本村就有十几人之多,其中有四个家庭因为他的逼迫而妻离子散。李某燕遭受“四毛”多次强奸,实在受不了他的兽虐之后就把他告发了,此案件经昌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办理,事后李某燕离婚。曹某梅被“四毛”强奸之后霸占,被迫离婚,她被“四毛”兽虐玩腻,曾两次遭毒打住医院。某女新婚之初就被“四毛”奸污和霸占,后来离了婚。陶某月是个两个孩子的母亲,被“四毛”强奸时还不到三十岁,因为惧怕“四毛”淫威,被迫抛儿弃女离了婚。现在“四毛”在村里失去了权力,没有了淫威,也就找不到下一个目标,因此陶某月就成了最可悲的受害者,至今仍被他霸占着。
4、欠债不还,鼎鼎大名的老赖,为了逃避法律制裁,转移资金,把自己名下所有资产改换他/她人名字。
    陆氏兄弟种种劣迹给薛家营村民造成了严重的精神伤害和经济损失,举报人也是倍受伤害,实在忍无可忍,并经过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才决定冒着再次被打击报复,甚至危及生命的风险站出来讨个公道。
————   ————   ————
举报材料2
以欺诈手段,强行敲诈扇贝养殖船交费
被举报人:陆洪恩,现任北戴河新区薛家营村支部书记。
被举报人:陆洪胜,北戴河新区薛家营村村民(陆洪恩二哥)。2010年在陆洪恩和原北戴河新区薛家营村支部书记兼村长陆洪新(陆洪恩四弟)等人鼓动下,北藏河新区薛家营村大多数扇贝养殖户,投资出力修建的大蒲河口南岸码头,早在2016年就已被北戴河新区征收,所得巨额补偿款全部被陆洪恩等人侵吞。按道理讲:他们既然已经得到了巨额的征收补偿款,最起码也应该把薛家营村养殖户的投资款给退回来。然而码头在征收前被陆洪恩霸占着,同样收取投资出力养殖户的码头费,在征收后依然还被陆洪恩霸占,继续收取养殖户的码头费。广大养殖户虽然愤愤不平,但都敢怒而不敢言。
    2020年年初,陆洪恩等人感觉扫黑除恶的风头越来越紧,在重多压力之下,为了逃避责任而改变套路,就以他二哥陆洪胜等人挑头组织一个所谓“水产养殖合作社”,以薛家营村委会的名义,并利用村里广播:“凡是入社的扇贝养殖户在口南码头不收费用”来吸收更多船只。我们薛家营村养殖户投资出力修建的码头,多年来被无端收取额外费用,苦不堪言,一听说不收费用自然在口南的船就多了起来。结果到了收获扇贝的时候,陆洪胜等人在口南码头出口处拦着拉扇贝的车,强行收取每条船5-6千元费用,还說三天之内谁不交钱,就不让出大门,而且交了钱还不给开票。并在微信群里告知养殖户说“如果有外人询问,就说是收的码头维修费,谁要说收的码头费后果自负”,根本就没有维修,怎么会产生费用,这不是敲诈是什么?因此我们这些养殖户联名向政府和公安执法部门举报,陆洪恩、陆洪胜等人以欺诈手段来敲诈养殖户交费,在口南的二百四十多条船,收费一百多万元(包括看船费20万元在内)。
我们置疑问题如下:
一、口南码头既然已被新区政府征收补偿,为什么陆洪恩等人依然收费,他收费的依据是什么?又是那个部门的领导批准的?
二、当年打着薛家营村委会的名义,鼓动养殖户投资出力修建的码头,新区征收的巨额补偿款,为什么被陆洪恩等人全部侵吞,还有薛家营村养殖户每个人投资的3000元就白搭进去了吗?
三、以薛家营村委会的名义鼓动养殖户每个人投资出力修建的码头,不但没有得到半分钱的补偿,还被陆洪恩等人“理所当然”的收取费用合理吗?
    四、既然陆洪恩等人已经通过村里广播的方式承诺不收码头费,来吸收更多的养殖户在口南码头停船,却在收获扇贝的时候强行收费,以欺诈的手段,来敲诈养殖船交费是否构成犯罪?
————   ————

 

举报材料3
扫黑“保黑”充当“内鬼”的公安所长
    被举报人王斌,原河北省秦皇岛市武警支队山海关辖区的边防哨所所长,2017年调任北戴河新区大蒲河边防哨所所长,现以归属地方编制大蒲河边防派出所所长。身为公安系统的执法者,为利事图,执法犯法。
一、扫黑“保黑”出卖举报人和受害者
    王斌被调到大蒲河边防哨所,很快就与当地黑恶势力陆氏团伙,大名鼎鼎的三毛(陆洪恩)扯上了关系,而且互利互用。在秦皇岛市公安局扫黑办还没有签发调查陆氏团伙之前,王斌就已通过公安网络得到消息告知了陆洪恩,秦皇岛市公安局扫黑办把举报材料签发到北戴河新区公安局扫黑办之后,王斌又成了负责陆氏团伙调查组的组长,然而让一个通风报信的“内鬼”调查取证,并把实名举报材料的内容告知陆洪恩,使举报材料中的受害者遭到威胁和控制而不敢出面作证,同时给举报人造成极大的威胁。早在2015年的6月份陆洪恩等人就对举报人及其家人威胁恐吓(边防哨所有录音备案),就在当年的8月22日,他们雇用两名凶手拿着铁管、镐棒突然击打举报人儿子,造成受害人双臂,一骨折、一粉碎性骨折,所幸受害人跑的快,不然后果更加严重,案子至今也没有了结。
    对于像王斌这样一个违反规定,危机举报人和受害者安全,又与陆氏团伙紧密勾结,随时通风报信的扫黑“黑手”不是越扫越黑吗?
二、“保护伞”做妖,逼民上访
    一个在省厅和市局都已挂上号的黑恶团伙,为什么调查取证执行起来会这么难,其主要原因几年来据我们了解的情况,就是某些个党政干部和公安领导腐败受贿不作为,充当着“保护伞”有关联,而且淌这浑水的人很多,原大蒲河边防哨所所长窦瑞长、原北戴河新区公安分局局长袁小东、原北戴河新区大蒲河管理处副主任董向军、肖光、北戴河新区纪检调查组组长杨永志、原大蒲河管理处副书记李永生、原大蒲河管理处主任赵冬彦、原大蒲河管理处书记陈喆、现任北戴河新区政法委书记单启海等人。因此王斌、陆洪恩等人底气十足,想法拖到年底等到风头过去。究竟是在扫黑除恶,还是在“保黑助恶”秦皇岛市的领导们应该很清楚。
    各级领导们都极力反对和阻止老百姓上访告状,然而对于如此猖狂之极黑恶团伙,面对严重的腐败现象,老百姓有冤无处伸,又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  ————
举报材料4
被举报人:陆洪恩(三毛)北戴河新区现任薛家营村支部书记,
居住地昌黎县城。
被举报人:陆洪新(四毛)北戴河新区原薛家营村支部书记兼村长,家庭住址薛家营村。
    举报实事如下:
一、现任薛家营村党支部书记陆洪恩
    1、把大蒲河口南岸(林场)土地及部分口岸弄到手后,变成他自己的码头,开始卖沙、毁林、推坑。对于一个不讲诚信以占有为目的的人,用所谓陆氏实业总公司的名义,套用银行贷款为目的。孵化、养参、养蟹,以偷带养扇贝等,但很快就因为经营不善,玩歪门邪道而破产和废弃。依靠收取码头占地费和停船收费。后来又在时任薛家营村支部书记兼村长的四弟陆洪新的协助下,以薛家营村“扇贝养殖协会”的名誉,煽动村民又抢占了大部分口岸,由养殖户出力,并骗取本村养殖户每个人投资3000元入股修建平台。建成后马上又成了他自己的码头,开始对本村和其它村养殖户停船收费。
    2、2016年年初,北戴河新区就对陆洪恩所在码头进行了征收,评估了补偿款1.3亿元。就在当时评估已经进入程序的时候,陆洪恩与兄弟陆洪新、侄儿陆学仕、外甥王东等人合谋,很快就虚设了一个“多品种的动物养殖场”。为了掩人耳目,利用晚上时间,临时租借大量貉子(可提供出租人地址、姓名和联系方式)、狐狸、貂、马、狗等骗取征收评估补偿款。据我们获得的资料显示陆洪恩得款267.8万多元,陆学仕88.8万多元,王东64.2万多元,据他们内部人透露陆洪新得款最多(有待检察机关查证)。如此卑劣手段轻而易举都能得手,可想而知怎么评估的1.3个亿,弄假成真的事实就已经说明了问题。况且此处已被征收4年多,新区并没有接管,而是仍由陆洪恩收取码头费用。
二、原薛家营村党支部书记兼村长陆洪新
    在2000年被选上了村长(没有书记),同年12月对村里土地进行调整,2001年开春,村委会发放了土地经营权使用证,明确每个人分水田1亩、早田0.74亩(证据1)。然而村委会却打集体经营的幌子,只给村民分了1亩。当时全村分得土地的人1576名,按每个人 0.74亩计算1166.24亩,全部被剥夺了经营权。十几年来,广大村民不但一分钱的经济收入没有,相反口粮地快被折腾光了。
   1、利用手中权力,满足家族利益。从2006年开始,陆洪新本人先后霸占村民口粮地70多亩(没有入账),其中:一块四亩多被他霸占后以2万多元的价钱卖给村民陆某刚建貉子场;一块9亩多,在北戴河机场路第一次画线占用之后,为了骗取补偿款,他立马霸占建筑围墙、搭放临时养貉设施及住房。隔了一年工程没有了音信,就变卖给了村民陆某岩养猪(具体价钱有待检察机关查证)。   
    2007年他与外嫁姐妹合伙,在村民口粮地上建起占地20多亩的养殖场,几年后他又扩占了40亩砌成围墙霸为己有。此养殖场与机场路相隔百十米远,不在征收范围。但是他却能与新区相关领导“勾通”,把属于他自己的部分,以退养的说法全部给予征收,并且把握评估节点,租借大量的貂和貉子等充数,临时扩充虚假养殖,以他儿子陆学谦的名字骗取了补偿款579万多元,然而说是“退养”实为霸占,骗取高额补偿款之后,违规违建不但没有拆除,又在里面改建了大棚。
    大哥陆洪亮在口粮地上违建,被新区纳入征收地段,在评估清点财物过程中,一个废弃很多年的“养鸡场”,为骗取补偿款临时租借大量貉子”点数。二哥陆洪胜占有村民口粮地30多亩栽树(没有入账)。侄儿陆学仕强占村民口粮地2亩(没有入账),砌院墙、违建临时房屋。此地块已被新区纳入征收地段,在评估清点过程中,利用空房院落,租借大量貉子以骗取征收评估补偿款。三哥陆洪恩把村中心的一块集体坑地霸为己有(陆洪恩掌管权利之后砌了十四间房基用于骗取拆迁补偿款)。
    2、利欲熏心,违法变卖宅基地、私批乱建养殖场用来抵账个人扇贝款和借款。2006年陆洪新为能选上村长,连续一周时间 “宴请”全村选民户而入选。上台后为了快速捞钱首先打起了村民口粮地的“主意”,鼓动村民盖房而借此“卡油”,并且根据“礼”大“礼”小,借给“钱”多少来决定,一般六间以上,多的十几间或二十几间,仅从2006-2014年就变卖宅基地 900多间。按5000元一间,变卖宅基款400多万元,然而村账面上的数据与实际建房数据出入很大,所谓“用于村公益事业”更是无稽之谈。
    霸占村民口粮地,为给自己换房,私批给村民陆某强 17.5间宅基地,都以砌起房基垫了土,给了7万元工程费又要回来,转手以46万元价钱卖给另一村民周某昌,直接获利39万元。被村民举报后,把原来协议毁了,弄了一份21万元的假协议给了村民,但原卖价不变。
    从2006-2014年私批乱建养殖场、扇贝场占地330多亩(很多用户花了钱,但没有入账),先批的以每宙6000元,后弄的60来亩,以每亩10000元抵账他个人扇贝款和借款,然而账面上仅有103.58万元。
    3、丧心病狂,拿村民口粮地和集体宅院抵账个人借款。以每亩500元承包期20年,私自承包给村民陆某连、宋某江、费某明、白某民62亩(实际75亩)口粮地栽树,抵账他个人借款。此地块已被新区以园林标准征收评估,陆洪新参与其中分得补偿款。
    一处占地5亩,房子16间的集体宅院抵账他个人借款卖给村民陆某连、宋某江、费某明、白某民,村民代表开会公布60万元,被村民举报后为堵上账月资金缺口在账而上改为30万元,此宅院已被新区征收评估一百多万元,陆洪新参与其中分得补偿款。
    以每亩500元承包期20年,私自承包给村民才某约15亩口粮地,抵账他个人欠款。
    4、肆无忌惮,侵吞公款。2001年有教育部门拨款,村民集资等建筑教学楼。整体工程建筑费用,包括围墙、厕所、锅炉房、警卫室、路面等。经过秦皇岛市至诚会计帅事务所审核,甲乙双方认定,出具的结算报告,整体工程付款124万元(证据2),但在村里帐面上多出了50多万元。从2002-2014年学校维修、服务等各项费用,举报人走访调查(原学校领导)证实约30万元,但在村里账面上多出30多万元,仅此两项侵吞集体资金80多万元(可提供村里显示的账目数据)。
    2007年村里修水泥路面,举报人对当时承包工程责任人进行了走访和查证,也对村里路面进行了测量,基本得知整段工程建筑费用 79.4万元。但在村里账面上登记了235万多元,仅此一 项侵吞集体资金150多万元(可提供村里显示的账面数据)。
     三、为满足个人私欲,损害集体利益,危害村民卫生健康,吞占国家多项救助资金。
     1、占用村北四年,累计1362亩优质承包土地,打着村集体名义种植甜玉米,实为给他们自己作买卖,不但不用花68.1万元的承包费,还在村里的账面上亏损了36.2万元。从账面上显示:仅种地的支出就比同时种植甜玉米大户每亩高出500多元。
     2、薛营村的自来水井,隔村(邱营)绕道打在陆洪新冷库的一个化粪池边上(钩机取土时,脏水管断裂污水流入井中),无论编造什么样的谎言,从理论和道德上都不攻白破。其实广大村民很清楚他的用意与水电费有直接关系,只是很多村民还不知情是打在化粪池的边上,也就糊里糊涂瞎吃瞎用。
     3、(1)桃林口水库移民补贴款102.9万元;(2)生态文明村帮扶资金124.1万元;(3)农村扶贫救济款?(4)农村危房改造补贴款?(5)水灾救济款?很多政府拨款,就移民拨款开会公布过80万元除外,其它广大村民根本就一无所知。
     四、原村领导班子成员,多贪多占,欺下瞒上,合伙作假账。
     1、村支部副书记高云成,强占村民口粮地14亩多(没有入账),并以村集体雇工栽树,此地块已被新区征收,树木评估得款16万多元被他占为己有。强占村民口粮地3亩,建筑骆子场(没有入账),此地块已被新区纳入征收地段,在评估消点财物过程中,租借大量貉子充数。在村民口粮地上,私批6间宅基地盖了7间房屋,在2018年不为人知就以他儿子高志会的名字把违建房屋进行测量评估, 从资料显示(还以大概两户奖励的说法)多加了12万元(证据3)。
    2、村支部委员孙利民与弟媳共同占有村民口粮地10亩建筑扇贝场(没有入账)、以填坑为也私批违规违法宅基地20多间建房、盖楼,已由“拆迁服务公司”人员私下进行了房产测量登记。
    3、村委会会计陆洪朋强占村民口粮地私批违规违法宅基地两处,其中一处建房8间,另一处占地5亩,已经由“拆迁服务公司”人员私下进行了房产测量登记。
    4、2014年因为陆洪新等人致村民利益而不顾,把0.74 由的口粮地成为他们的私有土地,任意侵吞、买卖和租让,所得脏款用来满足他们发财的私欲。从而引发薛家营村民的强烈不满和担忧,户主们自发签字(证据4),联名逐级上访,讨要土地经营权。为此陆洪新撑不住了,伙同高云成、孙利民、陆洪朋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以假乱真对村里账目做了“处理”。以前村民代表、党员开会时,会计报账村里还欠外债二百多万元,经过处理之后改成四十二万五千元存款,但是与薛家营村的实际收支情况相差甚远。新区大蒲河管理处领导为了应付举报人,出具了《答复意见书》,正是因为这份假太大的《答复意见书》,给举报人实地测量、调查取证起了“帮助”作用。仅从帐面上收入不清,支出不明,相差资金超出一千多万元。
————  ————
举报材料5
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撞船事件
    陆氏团伙涉黑涉恶的事实本来都很清楚,只是还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因此他们仍然底气十足,目无法纪,顶风做案。
    一、秦皇岛市北戴河新区金庄村现任村支部书记王东,(陆洪恩的外甥),参加2007年海上拦截渔船要钱,为陆洪恩等人破坏2015年薛家营村选举撑腰助阵,参加2016年陆洪恩码头虚设养殖场骗钱。于2020年9月8日带着人在距离大蒲河口11海里左右,故意开船(没刷船号)撞击北戴河新区栅子里村村民马某伟的抠蛏船(借的金庄村民杜某利的船),造成船的压梁、外帮损坏,船体漏水,严重威胁到船上5名作业人员(船长李某,潜水员杨某岗、蔡某安、小峰、小庞)的生命安全,所幸没有人伤亡,但是也都吓个半死。
    案发后,王东为了逃避刑事责任,与马某伟等人私下串通,给公安海警提供虚假证词,谎称不认识王东,还说船坏是因为靠船的时候碰坏的。一个在晴天白日,风平浪静,无任何不良因素的状态下,靠一下都能碰坏的船能出海吗?船主不在雇员敢撞船吗?无知的证词有说服力吗?无论是遭遇威胁恐吓,还是被用钱收买,但事实是抹不掉的,做伪证也是违法的。
    关于此次撞船事件中,仅凭证词就把嫌疑人排除在外,是对法律的亵渎。王东等人故意撞击他人船只,危及他人生命安全,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性质极其恶劣。我们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既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对此我们将拭目以待!
   二、北戴河新区薛家营村村民陆学敬(陆洪恩侄儿),2015年伙同陆洪新、陆学谦撞车砍杀村民宋兴成重伤。于2020年9月8日和哥哥陆学礼等人,在距离大蒲河口11海厘左右,故意开船(船证冀北新渔养04626持有人陆洪胜是陆学敬、陆学礼父亲)撞击北戴河新区栅子里村村民王向荣(船主)的抠蛏船,由于受到撞击的船惯性力很大,王向荣的父亲王柏被甩入海里沉没,陆学敬等人见人没有浮出水面,并没有采取施救措施,而是选择了逃逸,造成村民王柏不明不白溺水身亡。如果当时陆学敬等人不选择逃逸,及时把水下潜水员拉上来组织搜救,情形会大不一样,王柏有可能生还,即使不能生还,法律的定性也截然不同。
    陆学敬等人逃到大蒲河口之后,仍然抱有侥幸心理,面对公安警察的询问,对犯罪事实进行抵赖。
  
————    ————
举报材料6
敢于法律对着干的黑恶“保护伞”
被举报人:单启海,现任秦皇岛市北戴河新区政法委书记。
被举报人:陈喆,原大蒲河管理处书记。
被举报人:赵冬彦,原大蒲河管理处主任。
被举报人:李永生,原大蒲河管理处副书记。
被举报人:窦瑞长,原大蒲河边防哨所所长。
    故意包庇和放纵陆洪恩、陆洪新等人组织黑恶团伙,操纵和破坏2015年薛家营村“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违法犯罪活动,参与破坏选举人员重多,阵容之大,手段卑鄙猖狂。极大的助长了黑恶势力在本地区的嚣张气焰,同时损害了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执政地位。一个超越政府与人民为敌,挑战法律的犯罪事件发生后,新区领导和执法部门,不但不敢追责,反而在村匪恶霸面前俯首帖耳。说情求和,劝贤换位,多次逼人答应而未行通。之后,就一直拖着不选,进入到2016年,实在拖不下去,就在1月14日。单启海利用手中权力,委派赵冬彦通过薛家营村里广播任命陆洪恩“村务负责人”,而实际上就是任命的村长。代表法人行使权力,并以他为中心组成一个9人的村委班子,除村里额外发的工资,管理处还给他们发年份工资,薛家营村民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
    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组织法明确规定:村民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委员由村民直接选举产生,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指定、委派或者撤换村民委员会成员。为什么北戴河新区掌管政法工作的书记明知故犯呢?其主要原因,1、如果保不住陆洪恩当村长,就意味着陆氏团伙犯罪事实被彻底揭穿,就会牵扯到某些镇、县、区的领导,营私舞弊和贪污受贿存在的厉害关系,因此官匪勾结,行成强有力的“保护伞”。
    2、如果陆氏兄弟掌控不了薛家营村的权力,就会对他们违法犯罪行为构成威胁,有些领导也会被他们咬着“尾巴”不放,因此有些领导宁愿冒着丢官免职的风险,也要充当“保护伞”。
    官匪欺民,恶人得志,单启海对举报村民讲“你们就是告到联合国去也没用,最后还到我这”。果然如此,薛家营村民维权上访多年,大小机关例行几十次,始终迈不出新区这道坎。如此猖狂的村匪恶霸,给薛家营百姓造成的危害和社会影响令人发指,如此腐败无能的新区领导视法律当儿戏,让流氓政治占据主导地位,一个村干部竟然为了争当村支部书记,把自己三亲俩好都发展成“党员”,形成党员一边倒优势。请问农民入党的标准是什么?党员的职责又是什么?



 

                举报人:北戴河新区薛营村村民 赵伟民
                身份证号码:13032219600109221x
                电话:1378058----
                2020年12月6日

 

  举报人致中国监督网:
1、以上举报材料内容真实。我作为举报人,愿意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2、求助于贵网负责人,帮助我上网发布予以曝光、向有关部门举报投诉,反击腐败,依法维权。
         举报人签名:    赵伟民           
         2020年12月6日

编者按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关于“
全国各族人民......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5条关于“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的规定,举报人赵伟民作为中国公民,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权,有权要求有关部门对于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关于公民有检举权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关于公民有言论自由的规定,现将秦皇岛市北戴河新区举报人赵伟民向国家有关机关的举报材料《陆氏兄弟无法无天  谁是黑保护伞》予以公开。建议有关纪委监察委提高工作质量和工作效率,依法查处。  ——中国监督网总编辑,电话:010-81783596,微信: zgjdwa  2020年12月13日15:53:13

转引自: 世界监督论坛  http://bbs.worldsu.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920&page=1&extra=#pid18329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55)
72.4%
踩一下
(21)
27.6%
上一篇:转帖:夏立荣举报书(拖延办案) 打印本页
下一篇:浏览中国监督网、世界监督论坛的方法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 网站公告 | 关于我们| 网站招聘| 调查案例| 网站承诺| 法律声明| 网站团队| 联系我们
法律咨询网 www.81783596.com
电话:18911276110邮箱:315600298@qq.com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27013号-1